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从木匠、“北漂”到艺坛泰斗,没有这些知己就没有齐白石

2020-11-20 13:31

艺绽公众号

记者:王广燕

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国画大师齐白石的一生堪称传奇,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木匠到被众人排挤的北漂画家最后“衰年变法”成为艺坛泰斗

离不开多位知己的帮助:恩师胡沁园、王闿运,挚友徐悲鸿……

最近,北京画院从“友情”的角度出发,专门策划推出“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特展。艺绽君从齐白石的师友中挑选三位,他们与齐白石之间的故事,在岁月长河里闪烁着不变的温情。

胡沁园:为齐白石取“艺名”


沁园夫子五十岁小像 齐白石 1896年 65.3×37.5cm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27岁时,还不叫齐白石,而是“齐纯芝”,当时他在家乡做雕花木匠,偶然遇到了湘潭名士胡沁园。

彼时的胡沁园名气很大,但他对后辈却很和蔼,认为年轻的齐纯芝是可造之材,亲自教授他画工笔花鸟草虫,又请胡家的私塾老师陈少蕃指导诗文。两位老师还一同商议为齐纯芝重新取名“齐璜”,字濒生,号白石山人,以备他将来题画所用,从此便有了世人所熟知的“齐白石”。

胡沁园是齐白石艺术天分的发现者和启蒙恩师,正是他的悉心指导和无私扶持使齐白石脱离了乡间木匠身份,逐渐走上以画为生的艺术道路。


草蟹图 胡沁园画、齐白石题 无年款 47cmx32cm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芦蟹图 齐白石 无年款 75×40cm 纸本水墨 辽宁省博物馆藏

从胡沁园的《草蟹图》与齐白石的《芦蟹图》,可见齐白石早期作品中对老师胡沁园画法的学习借鉴。

齐白石离开家乡后,两人常有书函往来。胡沁园去世,齐白石闻讯大哭,画了20多幅画在胡沁园灵前焚化。

1950年的一天,胡沁园的孙子胡文效拜访齐白石,白石老人精心的绘制了一幅山水画《沁园忆旧图》,并郑重的画中题到“沁园师仙去三十七年矣……为制此图,以永两家之好”。


沁园忆旧图 齐白石 1950年 136.4×35.3cm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

徐悲鸿:草庐三请齐白石

齐白石到北平后艺术上的知己好友,主要是两个人:陈师曾和徐悲鸿。陈师曾与齐白石的交往,在1917年至1923年间,对于齐白石的“衰年变法”,起到了关键的催发作用。徐悲鸿与齐白石的交往,在1928年至1953年间,长达二十五年。


齐白石与徐悲鸿合影

1928年,徐悲鸿受邀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一职。初来北平的徐悲鸿第一次见到齐白石,此次展览中的《寻旧图》便为我们揭秘了两位艺术大师相识的经历。在这幅带有自画像性质的作品中,背对着观众的持杖老人便是齐白石自己,里面写道:“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指的是徐悲鸿三请齐白石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一事。


寻旧图 齐白石 无年款 151.5cm×42cm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徐悲鸿为了邀请齐白石到大学里任教,三次亲自到跨车胡同齐白石家中拜访、邀请。其实,齐白石之前不接受徐悲鸿的邀请,并非因为恃才傲物,而是齐白石自觉是农民出身,书底子太差,去洋学堂教书是自己应付不来的。

何况,北京画坛曾普遍认为齐白石的诗书画印都太过粗野(“如厨夫抹灶”之类的评论),处处排挤他,因而齐白石还曾画过一幅《人骂我我也骂人》,表达他对画坛的疏离态度。


人骂我我也骂人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多次谢绝的齐白石深深地被徐悲鸿的坚持和执着打动,终于答应到学校里任职教课。徐悲鸿义不容辞当起了白石老人的“助教”,在课堂外,徐悲鸿更是亲自接送白石老人上下课。


徐悲鸿赠送给齐白石的照片 题记:白石先生赐存。悲鸿。

齐白石和徐悲鸿之间互赠作品很多,其中最有趣的要数下面这一张。1938年,远在桂林的徐悲鸿听说齐白石有了个小儿子,便作画《奔马》贺齐白石老来得子之喜:

“白石翁七十八岁生子,字之曰良末,闻极聪慧,殆尚非最幼之子,强号之曰末耳。故人固无长物,且以远方,因写千里驹为贺,廿七年九月,悲鸿在桂林。”


奔马图 徐悲鸿 52×78cm 纸本墨笔 1938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齐白石收到后十分感动,也回赠了一幅自己最擅长的墨虾。


齐白石回赠徐悲鸿《墨虾》小册拾页

解放初,齐白石在中央美院的待遇问题,是徐悲鸿特别关心的。他曾有信函谈到给齐白石“增薪”之事:

“前呈文化部拟每月增白石先生月薪二百斤,已批来否?待批到,此约须由院中专人送去。告知齐先生,每月须交三尺条幅四件,请勿迁延。本年尚须补足,因吾已与文化部言明,我有责任也。悲鸿。”

齐白石将感恩体现在赠徐悲鸿的一幅山水画上:“少年为写山水照,自娱岂欲世人称。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谓我心手出怪异,鬼神使之非人能。最怜一口反万众,使我衰颜满汗淋。”


山水 齐白石 72×29cm 纸本墨笔 无年款 徐悲鸿纪念馆藏

因为78岁才有儿子齐良末,齐白石担心自己百年之后无法照顾他,曾牵着齐良末造访徐宅,希望徐悲鸿能在自己百年之后对幼子多加照料。谁料,比白石老人小32岁的徐悲鸿却走在了齐白石前面。

郭味蕖曾回忆九旬高龄的齐白石得知徐悲鸿去世的场景:

“1956年的初秋,我在画家徐悲鸿纪念馆又一次接待了白石老人。那时他刚刚知道了徐悲鸿先生辞世的噩耗,立即赶来。他在徐悲鸿先生故居会客厅的沙发上默默地坐了很长时间,眼睛凝神不动,心里在寻思着什么。后来他的口角动了一下,说出了‘影像’两个字,我们才知道白石老人是要看看悲鸿先生的像片。他站在悲鸿先生的影像前,眼里含满了泪水,一定要跪拜,大家怕老人过于激动,在劝说下,才深深地鞠躬,然后被搀坐在椅子上。”

梅兰芳:为被冷落的白石解围

齐白石与梅兰芳均为享誉20世纪中国的艺术大师,他们两个人一个蜚声画坛,一个名满梨园,都活跃在民国以及新中国初期京城的文化界,在社会上享有极高声誉。


新中国成立后,齐白石与梅兰芳合影

1920年,齐白石通过好友齐如山的引荐与京剧名伶梅兰芳相识,此时的梅兰芳醉心书画,与京城画坛名流交往密切,梅兰芳被齐白石的画艺所折服,相识不久后便拜入门下学画工虫。

梅兰芳的“缀玉轩”是民国文化名流经常雅集的场所,齐白石也多次到访。园中栽植的花木令齐白石大开眼界,尤其是梅兰芳从日本引进的牵牛花更是盛开满园,有的花朵竟有碗口大小,这令齐白石惊叹不已,更是萌发了画牵牛花的兴趣,几经摸索变化,牵牛花终于成为齐白石花鸟题材中的一大特色。


牵牛花 齐白石 1920年 125×35cm 纸本设色 梅兰芳纪念馆藏

在齐白石画名未显时,有一次他应邀到官宦之家参加聚会,穿着朴素,又没有熟人招呼,被冷落在一旁。细心的梅兰芳径直上前,恭敬见礼,为齐白石的尴尬解围。齐白石特意作诗致谢:

记得前朝享太平,布衣尊贵动公卿。

如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

1946年10月,中华全国美术会在南京为齐白石举办展览,当时梅兰芳恰好也在上海南京一带,便邀请齐白石叙旧,到大戏院观赏他主演的《霸王别姬》,演出完毕后,梅兰芳专为齐白石谢幕一次。

齐白石一生中遇到了许多知己,这是他的幸运,也是艺术的幸运。“知己有恩”是齐白石晚年的一方常用印,边款上述其渊源:“欧阳永叔谓张子野有朋友之恩,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记之。”


知己有恩 齐白石 1933年 2.2cm×2.3cm×3cm 青田石 北京画院藏


知己有恩印章边款

更多故事,就到展览里探寻吧↓

展览: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

展览由北京画院联合辽宁省博物馆、梅兰芳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文博单位及艺术机构共同主办,共汇集了各馆珍藏的齐白石及其师友书画、文献作品100余件套。一幅幅饱含深情的画作,一封封娓娓道来的书札,都向观众讲述齐白石与师友之间艺术交往的点滴故事。

展期:2020.11.13~2021.01.31

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 3至4层展厅

票价:免费,须提前通过北京画院微信号预约

来源:艺绽微信公众号

流程编辑:u015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