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书法家欧阳中石去世,他生前最看重的身份是“教书匠”

2020-11-05 17:26

艺绽公众号

记者:路艳霞

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11月5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欧阳中石先生1928年生于山东肥城,是中国著名学者、教育家、书法家,京剧艺术家、研究者,中央文史馆官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原顾问、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

欧阳中石具有深厚的国学功底和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在逻辑、音韵、戏剧、书学、语文教育学等专门领域有很高的造诣,精于书法、绘画、京剧表演以及诗词曲联创作。

7年前他对艺绽君说“我是个教书匠”

得知欧阳中石先生逝世的消息,艺绽君很难过,7年前那个春天,采访欧阳中石老先生的一幕幕印象深刻,犹在眼前。老先生平易近人,质朴无华,历经沧桑的他绝口不提自己是书法家,而最爱说自己是教书匠。

当年尽管老先生已是86岁高龄,想找到他还真是费事。他在家的时候,总有学生上门,不在家的时候,也多是在给学生上课。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他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我是一个教书匠,教过小学、中学、大学,教了六七十年。”至于书法家这个响亮的身份,他竟一次也没有提过。


欧阳中石在家中(和冠欣摄)

执着于对汉字的热爱,潜心于书法文化的探究,还能和学生们厮守在一起,欧阳中石单纯、欢乐的生活,就像阳光一样,充满了生气和力量。

用哲学的思维练书法

在那一次采访过程中,欧阳中石老人告诉艺绽君,从小到大,他书法并不出色。1937年抗战爆发,本已在山东济南念小学三年级的他辗转到农村上私塾。“念私塾时,上午张嘴念,下午就是写,写完大字写小字,写完小字写大字,烦不烦都得写。”老人说,再回到城里,无论是念小学、中学,还是后来在北京大学念哲学系,他的书法在班里都是不显山不露水。


欧阳中石书法作品

直到1983年,欧阳中石才真正进入了书法天地。那是他从北京171中学调到北京师范学院(现为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系的第三年,学校首次开办成人书法大专班。从那时起,欧阳中石就一边教书育人,一边研究书法。

学习哲学出身的他,研究书法时也动用了哲学的思考方法。“想写好字,光靠练不行,要会学。什么是学?把不会的狠狠地抱过来,把别人的狠狠地拿过来。”在欧阳中石看来,写书法和做人做事是一个道理,要专一,不能贪多。他主张初学书法者只写一个字,这个字写好了再写另一个,顶多写五个字,把这五个字弄通就行。“我说的都是通俗的话,但其实都是哲学道理”,他说。

为冒名顶替者喊冤枉

写着欧阳中石名字的书法作品不断出现在拍卖会、地摊甚至网络上,那一次采访中,欧阳中石坦言,他也发现了这个现象,可他却说,这些作品与自己并不相干。

对于拍卖会上的那些作品,欧阳中石说:“拍卖会上的东西跟我没有关系,我不做生意,我就是个教书匠。”他曾到琉璃厂转上一圈,地摊上卖的很多字,都有“中石”二字,可老人说,这其中很多根本不是自己写的。还有网上卖的书法集,三十多本都有他的名字,他自己辨认过,有的是从报纸和别的书上截了去的。


欧阳中石在家中(和冠欣摄)

眼见自己的名字被别人拿来乱用,欧阳中石却看得很淡然:“我再表我的态吧,我感谢这些人。第一,出书法集应该我来做,但我太忙了,人家找不到我。第二,人家很冤枉,明明是人家耽误了时间,人家写了字,还得写我的名字,多冤枉!”

至于市面上各类署名“中石”的作品,他还饶有兴致地分了类,一类稍好,一类稍差。“好的里面,有我写的,也有不是我写的;稍差的里面,有我写的,也有不是我写的,因为有的字我并不愿意写,划拉划拉就完成了。”欧阳中石说,“现在便宜都让我占了,坏的是我写的,却不算我的了,好的不是我写的,也算我头上了。”

至于那些造假者,他也无心计较:“造假的不就为了赚俩钱嘛,他有需要让他用去吧。”

学书法先得学会解字

欧阳中石曾参与完成了教育部制定的《书法教育大纲纲要》。提起书法教育,欧阳中石特别强调:“书法进课堂的同时,我希望要更加注重‘书’的是什么,要让大家知道我们‘书’的是汉字,书法教育一定要考虑到汉字如何讲解。”他认为,过去很多人以为书法就是如何书写、怎样用墨,但他强调:“书法不光是写字,最主要的还是要认字、解字。”

说到大家关心的语文教育,老人也有话要说。“现在语文课本的文章,没有一篇是为学生写的,那是为社会写的,这些课文都是拿过现成品来念,哪个深、哪个浅都说不上。”在他看来,长此以往,今天的年轻人尽管上学的年头不短,却无法轻松阅读经典著作。究其原因,老人提出:“我们更应该创新我们认汉字的水平。”

因此,在欧阳中石80多岁高龄时,他一直在研究汉字规律的问题。“比如‘木’,相当于一个字的根,旁边让它长枝、长叶,有‘树’,有‘根’,有‘枝’,‘木’还可以做成‘桌’‘椅’‘床’,认识一个‘木’字,就认识了一片字……”

书法家之“困”

在那次采访中,还有一个细节特别难忘,几乎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欧阳中石生气,但毛笔和笔帽合不上的时候是个例外。

当年欧阳中石写完了字,想把笔放到笔帽里,这么放,进不去,那么放,也进不去,几次尝试不成,他干脆不看,啪——竟然放进去了。当然也有失败的时候,那干脆就一把将笔扔掉,只不过事后还得再乖乖捡起来。

造成如此“困境”,是高龄的缘故,也与疾病有关。1994年,欧阳中石突患脑血栓,结果右眼只剩下90度视野。随着视力衰退、视野受限,欧阳中石发觉,他有时写一笔,有点儿靠上了,再有时候一看,又有点儿靠下了,还有的时候想把字描一描,结果把“一”描成了“二”。

还有更让欧阳中石难以接受的事。有时候,他把右边一行字写完了,再写左边一行,才发现两行都糊到了一起。即便如此,他从未想过放下手中的笔。“我想要解决呀,那我就先把左边一行写完,再写右边,这样就不会糊了。”说到这时,他快乐的神情看上去竟像个得意的孩子。

(原标题:书法家欧阳中石仙逝,他生前最看重的身份却是“教书匠”)

来源:艺绽

流程编辑:u008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