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去世,而谭门传奇仍将继续下去

2020-10-09 20:27

艺绽公众号

记者:牛春梅

无论怎样的传奇,终有画上句号的那一刻……

今天12时,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物质文化遗产(京剧)传承人,京剧谭门第五代传人谭元寿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2岁。

著名戏曲评论家付谨说:“如果要以谭门七代为线索写京剧史,谭元寿的这一章,大约最长,也最为曲折多姿。”

01

PART

续写谭门传奇

谭元寿生于京剧界最负盛名的谭家,是京剧谭派第五代传人,曾祖父谭鑫培为谭派创始人,祖父谭小培、父亲谭富英(“四大须生”之一)均继承谭派。


谭门三代合影(从左至右依次为谭元寿、谭小培、谭富英)

谭鑫培创始的谭派是京剧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流派,京剧界曾一度出现“无腔不学谭”的局面。1905年,谭鑫培还主演了中国第一部电影京剧《定军山》。谭鑫培的第5个儿子谭小培,除了继承谭派,最大的贡献就是将儿子谭富英培养成为谭派乃至京剧界响当当的人物,就连毛主席都很迷谭富英的戏。谭富英正是谭元寿的父亲。

谭元寿注定也要将这份家族荣光传承下去。

他自幼跟随他的舅舅、谭派须生宋继亭学戏,五岁登台,先后和祖父、父亲同台演出《汾河湾》中的娃娃生薛丁山。


谭元寿幼时和父亲谭富英同台演出《汾河湾》

1938年,10岁的他进入富连成社科班,师从雷喜福、张连福、刘盛通学老生,从王连平、茹富兰学武生。父亲谭富英对他要求一直很严格,有一次谭元寿在“富连成”科班学戏时被打了30板,屁股都被打烂了,血肉粘到了裤子上,谭富英看了却说:“你这叫挨打啊?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呢。”

1945年出科后,谭元寿曾为荀慧生“挎刀”,参加裘盛戎的班社。1949年自行挑班,1954年加盟北京京剧团。在大师云集的集体中,他的演技逐年走向精到娴熟、渐成大家气候。

谭元寿嗓音高亢,功底扎实,全面地继承了谭派的艺术风格,又借鉴了余派传人李少春的表演,文武兼备的他可以说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让谭派艺术能够更好地传承下去。对于谭门本派的《定军山》《南阳关》《战太平》《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问樵闹府·打棍出箱》《秦琼卖马》《桑园寄子》《黑水国》等剧目他驾轻就熟,《打金砖》《野猪林》《连环套》这样亦文亦武极见功夫的剧目也很擅长。

02

PART

永远的“郭建光”

谭元寿不仅在继承传统戏方面卓有成就,最为大众熟知的角色还是样板戏《沙家浜》中的郭建光。

1965年的一天,正在长春拍摄电影《秦香莲》的谭元寿,接到电报让他速回北京,出演京剧《沙家浜》中的郭建光。《沙家浜》改编自沪剧《芦荡火种》,1964年北京京剧团(今北京京剧院)将其改编成为同名京剧。1965年,该剧更名为《沙家浜》,剧中主角从阿庆嫂变成了新四军指导员郭建光。一下子从配角到主角,一副沉甸甸的担子就这么落在毫无准备的谭元寿身上。


谭元寿成功诠释《沙家浜》中的郭建光

唱腔高亢,还要有武功底子,谭元寿事后回想,也许是这两条让他成为郭建光这个角色的人选。当年为《沙家浜》设计唱腔的陆松龄晚年跟谭元寿次子谭立曾回忆说:“当时给你们老爷子设计的唱腔已经特别难了,但他唱起来还是有富余。”

为了排好这出戏,谭元寿把铺盖卷儿都搬到了剧团。那时,北京京剧团团址在今天虎坊桥工人俱乐部附近,谭家住在大栅栏,不过一两站的路,他愣是几个月没回家。有时谭立曾去给他送衣服什么的,他都顾不上说话。那个夏天的画面一直留在谭力曾的记忆里,父亲穿着个大背心满头大汗地在那里排练。


谭元寿成功诠释《沙家浜》中的郭建光

《沙家浜》是现代戏,但谭元寿没有将现代戏和传统戏完全割裂开来,而是将传统戏的程式化带入《沙家浜》,演员的身段、武打都有传统戏的影子。剧中郭建光有一处下场的戏,他没有按现代的方式走下去,而是用传统戏的走法,踱步下台。一点小小的改变,就让戏味更浓了。

《沙家浜》首演是在上海,因为大受欢迎,一连演了40场。剧中郭建光的戏份非常吃重,“坚持”一折几乎都是高八度的唱腔,别说是演出40场,就是连演4场,许多演员都坚持不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演下来的,全凭着年轻吧!”后来,谭元寿回忆起那时的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


谭元寿亲自指导谭正岩排练《沙家浜》 李继辉摄

剧组其他角色都有B角演员,只有郭建光这个角色,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演员,10年间近千场演出,都是谭元寿一个人演,直到1974年耿其昌进入剧组。

现代戏本来是没有流派的,但因为他演的郭建光太出彩,《沙家浜》被默认是“谭家戏”了。谭元寿经常说:“没有《沙家浜》就没有今天的我,这是我的命运之戏。”

03

PART

传承重任总在心头

“谭门传人”是一道光环,但同样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如何更好地传承谭派,更好地传播京剧艺术一直是谭元寿心里最重要的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传统戏恢复演出后,谭元寿作为京剧界老艺人和北京京剧院主力演员,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他先后出演《黑水国》《龙凤呈祥》和《群英会》等剧目,并为近20部老戏录音进行了配像,为发展京剧做出了很大贡献。

曾祖谭鑫培60岁出演电影《定军山》,谭元寿则在年近八十的时候出演了新版电影《定军山》。他说:“这么大岁数演电影,完全出于一种敬意。”

为了更好的传承,他对儿子谭孝曾要求就如父亲当年对他那样严格。谭孝曾说,多年以来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最大的褒奖就是“还不错”。

他为孙子起名“正岩”,就是希望他能好好继承谭派艺术。在谭正岩的成长道路中,不仅要面对外界的质疑,在家里也有爷爷的严格要求。“这么多年来,爷爷从来没有夸过我,批评倒是不少。”谭正岩说,小时候唱戏,爷爷不满意的时候会说“你那叫唱戏吗?你那是喊!”有一次演出《四郎探母》,他前面就铆足了力气演,爷爷说他“傻小子睡凉炕”,不知道合理安排体力。好不容易有一次,他唱《四郎探母》的“坐宫”表现不错,父亲谭孝曾跟他说爷爷挺高兴,没准儿会到后台夸夸他。谭正岩心里窃喜。结果,爷爷到了后台,先跟别的演员道“辛苦”,到了他这儿,看都没看他,扭脸就出去了。


谭正岩继承爷爷衣钵出演京剧《许云峰》

在这种锤炼中谭正岩成长的不容易,但也更扎实。1984年,谭元寿与马长礼等京剧艺术家排演了京剧《红岩》;2020年6月,北京京剧院新剧《许云峰》在网络直播平台首演,主演正是谭正岩。

《许云峰》网络直播售票近万张,但让谭正岩最为激动的还是来自爷爷的肯定,“爷爷看了一遍直播,又看了一遍重播,给我父亲打电话的时候,一边掉眼泪,一边说,正岩成熟了,我对不起你们,没帮上什么忙。”

今年谭正岩的孩子也出生了,谭门第八代已在路上了,传奇仍将继续……

原标题:谭派五代传人谭元寿在京离世,而谭门传奇仍将继续下去

来源:艺绽微信公众号

流程编辑:u004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