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呆若木兰!刘亦菲这一版《花木兰》的超低分,冤吗?
2020-09-14 12:29 艺绽公众号 记者:王金跃

迪斯尼公司花2亿美金打造的真人版《花木兰》国内公映后,网络评分从一开始的5.4分掉到4.9分,这个分数,仅比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高0.1分。而《花木兰》在美国权威影评网站“烂番茄”的新鲜度为75%,高于诺兰新片《信条》的74%,后者在豆瓣的评分为7.8分。

一位网友评价,这是一部骗老外的电影;而另一位网友则用“呆若木兰”来揶揄片中刘亦菲的表演。

《花木兰》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历史细节不准确。最早《花木兰》预告片发布时,观众一眼就看出,片中花木兰住的是福建的土楼,而历史上花木兰生长在北方。如此南北不分,就好像南橘北枳, 自然要被人笑掉大牙。

其次是人物故事逻辑性漏洞百出。观众最不能接受的是巩俐饰演的女巫“仙娘”,从一开始的阴狠毒辣,到遇到花木兰后骤变成人生导师,最后还用命来替花木兰挡箭。人物性格不鲜明就算了,仙娘简直是“心智紊乱”,如果说诺兰的《信条》是用“时间逆转”绕晕了观众,那么《花木兰》则是用超低智商“侮辱”了观众,观众自然不买账。

第三演员表演僵硬。影片虽然集中了刘亦菲、巩俐、李连杰、甄子丹等一线国内明星,但这些明星在片中的演技完全不在水准线上。除了刘亦菲,即便是巩俐这样的国际级影后,片中的表情也是木讷呆板。网上吐槽演员表演简直成了一乐,以至于有网友认为,应该向赵薇版的《花木兰》道歉,“以前是错怪了她”。

真人版《花木兰》在国内外评价如此悬殊,笔者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内外观众的评价体系不一样。

简单地说,中国观众设想中的《花木兰》应该是一部靠近中国“历史真实”的传奇故事,而迪斯尼却把这版《花木兰》拍成了一部跟《美女与野兽》等类似的商业化童话故事。

细究起来,花木兰这个人物应该是中国南北朝时期的一个文学形象,观众对于花木兰的了解,大多来自于《木兰诗》(又叫《木兰辞》)。这首北朝长篇叙事诗,对“木兰替父从军”的心理动机缺乏细腻描写,也把十二年的艰苦战争生活一笔带过,但却对花木兰出征前的准备工作以及回家后与家人团聚的过程做了详细的描绘。

在迪斯尼的《花木兰》中,前者全部被略过,这让不少观众感到不过瘾。迪斯尼的这版《花木兰》,是一个典型的好莱坞商业类型电影包装下的少女成长故事。片中反复提及的“忠、勇、真、孝”主题中,“真”是影片刻画的重点,也就是所谓的纯真,做回自己,如此花木兰的“元气”才会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武功才能无敌。

显然,这跟《寻梦环游记》《冰雪奇缘》《美女与野兽》中的主角是一样的,都是鼓励年轻人要勇于做自己,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勇敢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些话虽然老生常谈,却百试不爽。

此外,该片也是一部女性主义电影,片中不管是花木兰的父亲,还是甄子丹饰演的将军,一开始都对花木兰的女儿之身抱着很大的排斥和质疑,但花木兰通过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最终赢得了男权社会的认同和尊重。这样的解读方式,在以往的国产电影中是很少见到的。对比赵薇版的《花木兰》,会发现后者中强化了花木兰和文泰的爱情描写,极大柔化了两性之间的对抗,也更加符合中国观众的传统文化心理。

前面有网友说这是一部“骗老外的电影”,笔者认为恰恰相反,它目标对象是全球观众,用的手法是经典的好莱坞叙事模式。除了被很多网友吐槽的中国版海报,它可能压根没想迎合中国观众的口味。


网上被观众吐槽的中国版《花木兰》海报

《花木兰》的优点也非常明显,影片在服装、化妆和道具的制作上非常精良;在人物的用光、镜头的运用和画面的精美上也是大片水准。如果对比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花木兰》是一点不落下风的。

有网友吐槽花木兰的“贴花黄”妆容怪异,其实对照历史上留下来的古代画像,会发现这个妆容还是比较符合当时历史真实的。

有观众敏锐地指出,如果把迪斯尼真人版的《花木兰》当一部“外国电影”来欣赏,发现“观影过程还是很愉悦的”,这恰恰揭示了观众内心中隐藏着的的两种文化形态的冲突:一种是与生俱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而另一种则是多年看好莱坞电影形成的类型期待。前者看得人膈应,后者则舒坦多了。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就不一样。

迪斯尼能够在最近这些年成长为世界电影业的巨无霸,它讲述故事的方式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我们现在讲文化输出,讲把中国电影向全世界推广,但真正能做到的影片并不多。这次迪斯尼版的《花木兰》,或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样本,成为照见两种文化形态差异的一面镜子,仔细研究,或许有助于今后我们的电影能够更好地走出去。